“碳中和”经济变革下的新兴机会

摘要:从国外经验来看,自《巴黎协定》签订之后,碳金融市场已实现对碳排放环境成本科学量化和市场化定价,碳金融市场已经成功实现了对碳排放这一类环境成本的科学量化和市场化定价...

       从国外经验来看,自《巴黎协定》签订之后,碳金融市场已实现对碳排放环境成本科学量化和市场化定价,碳金融市场已经成功实现了对碳排放这一类环境成本的科学量化和市场化定价,并为其提供了流转、估值和变现的便捷渠道将其所对应的风险成本或潜在收益转化成了企业的财务绩效,成为绿色金融体系中率先实现落地生根的环节。而中国碳交易及碳减排的市场定价,也将会为碳中和的目标实现提供基础。

  

  从宏观经济维度来看,国内能源结构进入“新旧转换”的周期

  伴随“碳中和”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共识,进一步调整全球能源使用结构,用技术变革及创新换取全球经济长远可持续发展成为各个经济主体后续碳减排政策的重心。

  

  根据《世界能源统计年鉴 2020》数据,我国 GDP 占全球比重达到 17%左右,能耗约占全球 24.27%,二氧化碳排放约占全球 28.76%,单位 GDP 碳排放强度约为世界平均水平的 3 倍。作为人口与经济大国,我国拥有全球 19%左右比重的人口创造全球 17% GDP,但排碳强度属于全球较高水平,2020 年实现碳达峰的任务较为艰巨。2019 年,我国每万元 GDP 消费 0.49 吨标准煤,较 2018 年下降 4.84%。清洁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就增长至 23.4%,但传统的煤炭、石油占比分别为 57.7%18.9%,仍是我国主要的能源消耗来源。

  从行业影响来说,碳排放主要来自电力、钢铁、水泥、交通等行业。在 2030 年碳达峰目标约束下(2030 年单位 GDP 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下降60-65%),据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估算,2020—2030 年能源系统累计排放空间总量为 1160 亿~1200 亿吨,各行业直接 CO2 排放比例为:电力热力 42%、工业 37%、交通 13%、建筑 8%

  

      从国内政策维度来看,碳约束下的减排将成为我国政策发力的重点

  2020 12 月至 2021 3 月,央行、工信部以及能源部等多个部门在 4 个月时间内紧急出台关于实现“碳中和”的相关行动政策,各个部门都详细规划了本部门就目前强化节能减排效果的相对应措施和目标,生态环境部着重于低碳技术开发和项目投资,而工信部则致力于压缩粗钢产量,央行专注于绿色金融的持续推行。例如 2021 3 月,唐山作为全国钢铁重点基地就已经积极推出关停当地多个大型钢铁高炉的政策,并于本月关停高达 7 座大型炼钢炉,同时各地关于电解铝、烧碱、等高耗能产业的监管和限制措施或加速推进。

  

      从资源可控维度来看,国内大循环格局下,清洁能源发力或缓解能源依赖现状

  

  能源的低碳化、清洁化、高效化是能源发展的大势所趋,也是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迫切追求。而目前的中国已具备良好的清洁能源发展基础,为实现资源可控,未来将会致力于传统工业的高质量发展与新能源的进一步研发。

  

  从长期来看,能源结构重塑完成和碳捕集技术的成熟将逐步实现我国的碳负排放,至 2060 年碳中和目标的完成,此时资源循环再利用成为保持碳中和、达到气候中性的主题。新型清洁能源回收循环再利用技术的突破和成熟成为碳中和达成后的推进节奏,结合森林、土壤等自然碳汇形成社会自然两位一体的可持续经济性净零碳排模式,以促进我国尽快达成气候中性。

 

 

  从财政与金融的角度来看,以碳金融、碳定价等金融市场工具支撑碳中和经济

  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今后 30 碳中和”领域的投资规模将超过 138 万亿。以此估算,平均每年碳中和领域投资规模占 GDP 的比重约 2%-2.5%

  

      碳中和政策破局下,传统能源行业的变革与新能源行业的机遇

  

      化工:化工全面低碳革新,石油煤炭供应减量,新材料或受益

  石油煤炭等传统能源是化工行业主要的上游供给,节能减排背景下上游供给紧缩导致行业成本线陡增;同时十四五规定对新增的煤化工项目不再予以审批,进一步减少行业生产规模,这为化工行业又带来一次供给侧改革,技术突破革新成为行业未来趋势。

  从化工材料来看,碳中和推进背景下环保生物基材料等新材料以及可降解材料对原本高耗能材料的替代成为必然,同时“禁塑令”出台进一步拓宽新型可降解材料发展空间,类似焦炭、聚氯乙烯、甲醇等等高耗能产能均被要求减量;同时取消行业电价优待进一步提高行业加工成本以抑制高碳排。

 

      钢铁:低质钢材全面减产,优质环保钢铁企业盈利抬升

  我国钢铁铁行业碳排放量占全国碳排放总量的 15%,是碳排放最高的制造业。粗钢作为传统钢炼产能主体,在我国产量居高不下,我国粗钢产量从 1949 年的 15.6 万吨,仅占全球产量的 0.1%,而 2020 年我国粗钢产量为 10.53 亿吨,占比全球 53.3%。从增幅方面来开17 年来我国粗钢产量增速已经开始走低,为后期粗钢等低质高碳排钢材的退出作出铺垫,但短期粗钢等仍是我国钢铁行业产能主流。

 

  随着相关政策出台,我国相关部门直接对钢铁供给端源头尤其是粗钢产量进行压缩减量,同时各地政府也开始积极响应,例如唐山直接关闭 7 座大规模炼炉。电弧炉钢以电能作热源,避免传统炼钢模式的低效高排以及钢材杂质高等问题,是目前代替粗钢的首个选择,而废钢作为电弧炉钢原材料产业需求开始稳步提升,15 年中旬到 19 年末价格也持续走高,十四五会议后,粗钢等产量以及规模会被逐步限制并在新材料技术突破后被高质低排精品钢所替代。

 

  短期来看目前钢材结构以及需求刚性不会被动摇,供给端压缩会引起钢价暂时性的普遍上涨,,除了新季钢材需求开始释放之外,国内的钢厂大储量也起到了一定程度的抬升作用。碳中和推进下电弧炉钢作为一种质量以及性价比远优于平炉钢的精品钢,其行业占比或会提升,钢厂环保性也得到一定程度保证,短期内废钢生产企业及电弧炉钢转型较快企业或成碳中和背景下钢铁行业受益主体。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0371-60136658

利博赌场

官网公众号

Copyright©2009-2020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13246号-1 客服热线 0371-60136658

沃特节能智慧与信息化部